汇丰银行取消派息,为什么能震惊整个金融圈?

作者:佚名    来源:互联网    发布时间:2020-04-11 10:46    浏览量:

“圣诞钟,买汇丰”分红稳定的汇丰一直是港股投资者追捧的公司。然而商誉计提等原因让汇丰2019年净利润腰斩,监管的要求又让其分红没有了着落,这家有着150年历史的老牌商业银行似乎进入迟暮之年。汇丰不派息,一扫过去金融圈对汇丰“金奶牛”的形象,金融企业大量持有汇丰银行的理由已经沦丧,英格兰银行的举措,似乎得罪了持有汇丰银行最大投资者的核心权益。

4月1日早间,汇丰控股发布公告称,董事会决定取消派发2019年第四次股息,以及在2020年底前,暂停派发季度和中期股息,以及暂停股份回购事宜,这一决定是基于英国央行审慎监管局的要求而作出。

以汇丰总股本207亿股计算,仅取消4月14日的分红计划,将为汇丰保留下43.47亿美元(约合人民币308亿元)的现金。然而令人啼笑皆非的是,港交所已经在2020年2月27日对股价进行了除权处理,这也意味着港交所后续还将对股价进行再调整。

因取消分红,汇丰控股股东纷纷用脚投票,早盘大幅低开,收盘跌幅9.51%,总市值仅为8266亿港元,市值蒸发800多亿港元。受港股走弱,汇丰今年以来股价跌幅已超30%,市值蒸发近4000亿港元。

除此之外,4月1日,劳埃德银行、苏格兰皇家银行、巴克莱银行、桑坦德银行亦发表联合声明,取消2019年的股息,不再为2020年的投资者派息预留现金,同时承诺不会进行任何股票回购。同在香港上市的渣打集团亦宣布将派发2019年末期股息(每股20美分)的分红计划撤回,并暂停2020年2月28日宣布的股份回购计划,股价一度大跌。

值得注意的是,汇丰取消分红也直接影响其第一大股东中国平安的投资收益。根据同花顺数据显示,截止2019年12月31日,平安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平安资管”)持有汇丰控股14.19亿股,持股比例为6.88%,为第一大股东。

被视为全球规模最大银行之一的汇丰控股继昨日收盘股价大跌9.51%后,今日继续下跌,跌幅2.63%。股价走低部分原因在于,汇丰于早前发布公告称,暂停派发2019年第四次股息及2020年度前三次股息。

汇丰取消派息,损失最大当属股东。原定2020年4月14日派发的2019财年的第四次股息,为每股普通股0.21美元,暂停今年底前的所有派息即意味着股东将无法收取2020财年前三个季度的股息。2019年财年前三季度,汇丰每季度派发每股普通股0.1美元。按此估算,此次取消派息意味着作为汇丰的第二大股东中国平安将有7.24亿美元账面现金股息“缺席”,约合51.36亿人民币。

早在2017年,平安便开始买入汇丰控股。2017年12月6日,中国平安集团下属平安资管向香港联交所申报,平安资管通过港股通渠道累计买入汇丰控股10.18亿股,持股比例为5.01%。此后中国平安又多番增持,不过增持价格都在60港元以上。

2018年,中国平安最后一次增持发生在2018年11月1日,此时平安资管已超越贝莱德成汇丰最大股东,持14.19亿股股份,占其股权逾7%,增持成本为65.1153港元。以当时汇丰收市价65.5元计算,该批股份市值约929.4亿元。截止4月2日,中国平安持有汇丰账面市值为552亿港元,较2018年底市值缩水377亿港元。

汇丰停止分红一事也引起平安的关注。4月1日晚间,中国平安有关负责人士就汇丰暂停分红影响一事公开回应称:“我们关注到有关信息,汇丰投资占平安险资3.2万亿总投资资产比例不到2%,暂时不分红对我们影响可控。汇丰的投资,我们是长期投资,公司将坚持高质量的资产负债管理和稳健的投资策略。”

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平安总投资收益为1747亿,或许减少50亿分红对其影响并不大,而从昨天港股中国平安跌幅仅1.12%来看,投资者似乎也认为其影响不大。

对于喜欢做短期投资的股民而言,不管是分红还是送股,由于分红前后账面价值不产生变化,分红与否对是否持有一家公司的股票没有太大影响——但这毕竟是散户的思维。

众所周知,对于大型商业银行而言,由于其成长性较低,慷慨的现金分红便成为投资者买入并持有的最重要理由。而汇丰银行更是银行股的样板和表率。

成立于1856年,超过160岁的汇丰银行是个“只挤奶,不吃草”的优质现金奶牛。历史上,汇丰仅1981年和1987年配过股,分别融资20亿和23亿,2003年通过发新股加现金的方式收购美国金融消费公司。而其对股东的绝大部分回报,都是以现金按季分红这种真金白银的简单但又极难持久的形式。

“圣诞钟,买汇丰”分红稳定的汇丰一直是港股投资者追捧的公司。Wind数据显示,2006年至今,14年间汇丰控股一直坚持分红。2006年到2019年,汇丰控股累计实现净利润1.45万亿港元,累计现金分红亦高达1.08万亿港元,现金分红比率高达75%。即使是在全球金融危机爆发的2008年,汇丰也未曾中断过现金分红,当年派发股息524亿元。

很多香港当地投资人依赖汇丰分红派息的收益,该公司股息率一度超9%。突发的取消分红派息也引起投资者的不满,纷纷表示何时能够恢复派息。而汇丰的行政总裁祈耀年表示,新冠肺炎疫情发展难以预计,未知何时能恢复股息的派发。

对于平安,贝莱德等金融巨擘,现金红利是一家金融类企业维持企业正常运转的良药。基金公司持有高派息比红利股可以巧妙应对基金账面流动性问题,而如平安等保险公司在不出售股票的情况下获得现金流,也必须要依靠被投资企业的稳定分红。

而汇丰不派息,一扫过去金融圈对汇丰“金奶牛”的形象,金融企业大量持有汇丰银行的理由已经沦丧,英格兰银行的举措,得罪了持有汇丰银行最大投资者的核心权益。

对此,中泰国际策略分析师颜招骏表示,汇丰一直被投资者视为长线收息之选,因其过去持续且稳定的现金分红,吸引了大量投资者买入并持有。而对于汇丰突然取消现金分红,颜招骏更是直言,所有买入汇丰的理由都消失了,对其股价的短线、中线及长线都不抱太大希望。

值得注意的是,汇丰银行虽然总部在伦敦,但香港是汇丰收入最大贡献来源地。受疫情影响,2020年香港、欧洲的中小企业经营压力陡增,汇丰的贷款坏债率大概率将升高。同时,在全球央行降息潮的背景下,汇丰将面对净息差收窄的压力。

其实早在2019年,汇丰银行业绩便显颓势。2019年年报显示,因商誉减值、重组成本增加,归母净利润仅为60亿美元,同比下降53%;而净利润断崖式下跌,主要是因商誉减值。根据年报披露,汇丰一口气计提了73亿美元(约合人民币超511亿元)的巨额商誉减值。其中40亿美元商誉和环球银行、资本市场业务(亏损)有关,另外25亿美元则来自欧洲工商金融业务。

面对被腰斩的业绩、崩塌的股价。3月27日,汇丰新任CEO祈耀年和人力资源总监ElaineArden向汇丰集团全体员工发出了一封内部信,宣布公司将暂缓其“绝大部分”的裁员动作。同时除了少量前线和一些关键性的商业岗位外,集团将暂停大部分外部招聘。

汇丰新任CEO祈耀年在媒体会议上预计,到2020年,汇丰的工作岗位数量将从23.5万个减少至近20万个。而在重组计划尚未执行,却又面临全球疫情的“黑天鹅”,使得这家百年老店的前景更加黯淡,投行纷纷下调其每股收益预测。

高盛日前发表报告表示,将汇丰2020-2022年每股收益预测分别下调33%、14%、7%,主要是由于疲软的经济背景导致信贷费用增加。并表示由于收入疲弱和信贷费用增加,一季度预计基本税前盈利下降43%,外汇不利因素和今季度较低收益的混合,预计一级核心充足比率环比下降30个基点至14.4%,将低于管理层目标(15%)。

相关新闻推荐

关注官方微信

2002-2020 广东莞荣轴承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