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全部的努力,不过是完成了最普通的生活

作者:admin    来源:互联网    发布时间:2020-07-29 23:11    浏览量:

最近,《三十而已》的三位女主角常常登上热搜,但最令我感动的,反而是片尾里埋藏的小彩蛋,他们只是顾佳、王漫妮、钟晓芹生活中的一部分,非常容易被忽略,却又格外暖心。

这系列彩蛋讲述了一家三口在上海默默奋斗的故事:妻子每天带着儿子出摊卖老上海葱油饼,丈夫每天骑着电动车送外卖,他们虽然起早贪黑,挤在小小的出租屋里,但脸上都时常挂着笑容。

他们信任这座城市,可以在临时离开的时候,仅在餐车上留下“扫码自取”的牌子,这座城市也信任他们,顾客会自觉扫码付款,风雨天里也有路过的好心人帮忙收摊。

其实,我们的生活中也会遇到这样的人,他们会出现在各行各业,极其容易被忽略,却用自己的力量给予温暖,用自己的力量成为这座城市的光。

这些光芒的背后,离不开他们的蓄力与积累,正如这一家三口互相扶持、照顾,奔着内心所向,每一张葱油饼、每一单外卖就是他们美好生活的蓄力与积累。

但我知道这个资格的背后是大学四年的积累:大一评奖学金的时候,被班长和其他同学算计,那时候就开始偷偷努力学习了。大二那年每天早上去图书馆占位置,到半夜12点甚至凌晨两三点才出来。

印象最深刻的是大三那年冬天,我不小心脚趾骨折,但为了当时的课程设计可以获得一个好成绩,拄着双拐每天在宿舍四楼和教室六楼之间上上下下,当时也并不觉得焦虑和难受,是从未有过的踏实,现在想想,应该是一种始终在积累而带来的踏实感。

大学期间,我每个假期都在外面旅行,差不多把中国都跑遍了,还去了泰国、日本、越南、俄罗斯,尝试过蹦极、深潜、登珠峰。对了,毕业前我一共存了三万块。

同学们可能以为我是富二代,但我只知道自己每一毛钱都挣得很辛苦。大二和大三的两年,我一直同时在做三份兼职:美术馆,美术老师和摄影师。那时候,每天三点睡六点多起床,上课边听课做作业,同时在学校管理着最大的社团。

有时候也觉得很累,想要拥有轻松的大学生活,但我也更想珍惜这些年轻的时间来学习和拓展视野。

我虽然只是个出道几年的化妆师,但已经和很多杂志及综艺节目都有合作。爸妈之前一致反对我做这行,现在终于可以和他们说“我没有让你们失望”。

小时候我就很喜欢化妆,长大之后选择辍学去北京参加化妆课程培训。我们的工作时间很自由,接活的数量和频率,全取决于你是否拥有足够的人脉。刚开始的时候,没人给我派活,每天做的事情就是等培训老师的电话,她会偶尔来找学生做化妆助理,我从早上等到晚上,有时候等上整整一个星期。

印象中最艰难的一次工作在北京郊区,冬天特别冷,广告拍摄现场也没有暖气。当时我是化妆助理,从凌晨五点上工,化妆老师就安排我盯妆,正常情况下,应该是助理们轮流盯妆,但是那次我需要独自盯一整天。那天的工作一直持续到了凌晨两点,整整21个小时,第二天凌晨又要继续,那次回去之后我就大病了一场。

但即使最难的时候,我也没有过“太难了,不如回老家”的念头。我还是相信,只要你一直努力,大家总会看见你的好。只要有机会,我都会去尝试,即使刚开始的工作没有很好的报酬,但这都能帮助我提升技术。

在英国读研究生的时候,我的毕业课题是要合成一种可能具有抗癌作用的化合物。而我幸运地检测出了新化合物具有生物活性,也就是说它真的对癌细胞有一定的抑制作用,我所在的实验室也成为了世界上第一个实验成功的实验室。

当大家为我开心的时候,我才想起自己已经很久没有看过夕阳了,每天两点一线,早上8点不到就去实验室,待到晚上实验楼关门再回宿舍。

我几乎每天都要在实验室里“过柱子”,一根接一根的试管,随时测试和记录反应,不能离开试验台,常常一盯就是5、6个小时,基本都没有时间吃饭和上厕所。这样的生活,持续了半年。

大学还没毕业,我就经常被一些比较知名的杂志或者公众号约稿,经常有高中朋友问“怎么就突然擅长插画了?“

其实自己是从高二才开始画画。那时候,刚从文化班中途转到了艺术班,我知道自己和身边同学们的差距,所以,在别人午休的时候我都偷偷在宿舍练习速写。

后来上了大学,那时候宿舍每晚 11 点半准时断电,我就去楼道里不断电的公共洗衣室拔掉洗衣机的插头,插上电脑电源和数位板继续练习,或者是带上素描本画一张又一张的素描。

公共洗衣室没有桌椅,冬天时暖气也不足,都是就站着或者趴在洗衣机上画到凌晨2、3点,画完才发现两条腿全麻了。我发现我能做的,只是在别人休息的再多画了几张。

那时候,我还是一个小护士,医院有去武汉市大医院的进修名额,进修的这一年没有补助也没有工资,连生活都是自费的。

当时老公在外地工作,家里还有两个在上幼儿园的小孩,我犹豫了很久还是觉得去,因为我不是为我一个人,更是为我的家人,我想要给孩子更加好的生活。大医院工作很紧张,但一放假我就坐接近三个小时的车回家看小孩。

后来我也不放弃每次进修的机会,因为大医院的工作能积累我的经验、提高我的能力,我也愿意为自己和家人拼尽全力。

高一分班之后,我突然就从班级的吊车尾、年级中下游考到了班级第一,年纪前五十,并且保持到了高考。

这一切都是因为我那时候暗恋的那个女生,分班之后她在重点班,我在普通班。我觉得离她太远了,于是就拼命学习。

两年来我每天都在9点晚自习结束后再学到11点才回家,课间也不出去打球,也不和朋友们打闹,就一门心思扑在试卷上。就这样,每一次考试我都进步一点,再一点,终于慢慢追上她。

我现在是一个摄影博主,在ins和微博上都有一些follower,在疫情期间,我拍摄的一组武汉风景图被很多人在微博上转发了,也算是“小火一把”。

事实上我并没有专业学习过摄影。初中毕业后因为成绩太差就提前进入了社会,17岁在深圳的某婚纱摄影公司做摄影助理。18岁开始广漂,学习真正的摄影,当时在一家电商公司,白天的8小时工作我是辅助摄影师,下班之后,我就利用公司的电脑自学PS。每天都忙到很晚,很累,但觉得很充实。

后来开始从自己的视角去了解广州,很多照片都是在高层建筑楼顶俯瞰拍摄的。有时候晚上爬到楼上拍夜景,在上面睡一觉,第二天醒来拍日出,下来后直接去上班,浑身脏兮兮地去坐地铁。就这么坚持了几年,慢慢开始有更多的媒体转载了我的照片,也收到了一些采访,让我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曝光。

以前觉得,这是一群“别人家的孩子”,无论学习工作还是恋爱都顺利地令人羡慕,但现在想来,可能最能吃苦而又不以为苦的,还是他们。

其实仔细观察,生活中常常会遇到这样的“蓄力”青年,在他人眼中的光芒绽放,往往都离不开自己背后的蓄力与积累:

因为疫情,我们更深地体会了生活的变数与不稳定,但很多人依然执着地努力把握好每一个当下瞬间。伊利这条视频里,记录的不正是今天发生在中国千千万万的故事缩影吗?无论你在哪里,无论你在为什么而努力,都是在奔着内心所向而蓄力生长。

小津安二郎曾说,“人生和电影一样,都是以余味定输赢”,我们都知道有些事情是急不来的,需要留给岁月慢慢去说,只有一直踏踏实实、日复一日地积累和蓄力,才能留下更悠长的余味。而伊利,也希望陪伴和见证每一个普通人光芒绽放的微小瞬间,继续用营养助力支持每一个人的蓄力向上。

相关新闻推荐

关注官方微信

2002-2020 广东莞荣轴承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