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高铁的年代,为何能遇到在武汉的李白?有地理格局的人有气势

作者:佚名    来源:互联网    发布时间:2020-03-09 21:01    浏览量:

我今天突然想李白了,因为想到李白,所以更牵挂在武汉的朋友。不知道能做些什么,确实也做不了什么,如果可以,希望文字能够带去稍微的慰藉吧。

当我们感慨“九省通衢”,是不是也想到高铁和动车?以及更小县城,竟然也可以直飞新马泰?

仿佛睁开眼,你就可以拥抱一切。如果不是受到疫情影响,大家封闭在家,可想而知,这个假期大家朋友圈晒着的是打卡美食和旅游吧。

短短四句,虽然比不过现在共享位置来得敞开,然而孟浩然要去广陵(今天的扬州),李白借此表达对朋友的依依惜别之情。

定位武汉,李白在《江夏送林公上人游衡岳序》,送别要去衡山的僧侣;《送黄钟之鄱阳谒张使君序》,送别要去江西的朋友;在《送张舍人之江东》中,送别要去江南的朋友。

尽管《博平郑太守自庐山千里相寻入江夏北市门见访却之武陵立马赠别》,有一些拗口,但前面几个字就很明白了,原来是郑太守从庐山千里来寻他,这一首,无疑令人十分感动。

在我的印象中,李白不仅喜欢写诗,还喜欢送诗,比起今天的朋友圈来说,李白写下来的不只是才华,更是一份难得的真友谊。

原来,作为九省通衢的武汉,有个抽象评价:武昌之地,襟带江、沔,依阻湖山。左控庐、淝,右连襄、汉,南北二涂,有如绳直。所以,去哪儿,都是容易看见李白,不是吗?

武汉曾拥有文人吟咏,也有商贾辐辏(现在也是文人墨客聚集地),无论阶层如何,唐诗宋词都有蕴藏的深意。

我想,历代的诗人,不只是李白和他的朋友们一直都没绕开过武汉,其实今天的我们何尝不是?值得一提的是,本文不着重说那些粗制滥调的“现代诗”。

再看从疫情发生之初到如今,魂牵梦绕的武汉,这里安顿过王维、孟浩然、李白等才俊,眼下却陷入战战兢兢,足以令每个人难过。

令我欣喜的是,听说武汉早已经春意盎然,尤其是武大的樱花,最后,用一首李白的诗结尾吧:

相关新闻推荐

关注官方微信

2002-2020 广东莞荣轴承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