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听”复赛半决赛次第上演 半决赛现17回合大战

作者:admin    来源:互联网    发布时间:2020-09-27 16:44    浏览量:

  复赛第九场晋级选手,从左到右,依次是:谭湘雨(重庆外国语学校)、徐玮琦(河南省信阳市第九中学)、刘子畅(河南省济源市实验中学)、盛宇凡(内蒙古包头市包钢第三中学)、胡景曦(内蒙古包头市包钢第三中学)

  中新网9月14日电 9月11日晚,《中国汉字听写大会》复赛收官之战和半决赛第一场前后在央视科教频道及央视综合频道播出,可谓真正的“汉听之夜”。重庆、内蒙古、河南、海南四队决出最后5个半决赛晋级名额,而4个由半决赛晋级总决赛的名额争夺也异常激烈。陕西和甘肃队的选手在半决赛第一轮就创造了17个回合大战的新纪录。

  复赛收官战:渝豫蒙瓜分5席位 海南队遗憾尽墨

  复赛第九场是收官之战,来自海南、内蒙古、重庆和河南的20名选手为争夺5个晋级半决赛名额而拼杀。最终,海南队全军覆没,内蒙古队的胡景曦、盛宇凡,河南队刘子畅、徐玮琦,重庆队的谭湘雨携手拿到本届汉听大会最后的五个半决赛名额。

  本场首轮对决由内蒙古对阵海南、重庆对阵河南。在内蒙古和海南的比拼中,内蒙古队的黄子轩和海南队的李俊逸、韩镕镕3人都是首战即宣告失利。他们分别因为错误书写“关怀备至”、“倾压”、 “仗义执言”这类常用易错词而离场,令人惋惜。

  最激烈的比拼出现在重庆队的周晏清和河南队的徐玮琦之间。她俩在第一轮第四组出场。在第二词“参乘”的书写过程中,由于周晏清所写的“ 乘”字字形不太规范,裁判给她亮了一张黄牌以示警告。两人从“笈囊”、“乂安”、“薏苡”、“鞴”一路比拼,虽然难度升级,却都能书写正确。直到第七个词“慭慭然”,周晏清写错离场,徐玮琦才艰难进入第二轮。

  首轮赛后,4个代表队各自都损兵折将,海南队场上余2人,内蒙古队余3人,重庆队余2人,河南队余3人,4个代表队几乎是以势均力敌的格局进入第二轮的较量。

  比赛进入到第二轮,先由河南队的3名队员对阵海南队的2名队员和内蒙古队的1名队员。接着是重庆队的2名队员对阵内蒙古余下的2名队员。颇为戏剧的一幕出现在河南队的刘子畅和海南队的何艾菲两人之间。刘子畅出身于教师世家,曾连续参加两届汉听大会,去年得的是省赛优秀奖,今年则在6轮书写中打败了19名对手,以省赛第一名晋级全国总决赛。何艾菲来自海南华侨中学,她外表腼腆,性格慢热,从4岁开始就参加过大大小小各类比赛不下百场,从不怯场,韧性十足。

  刘子畅和何艾菲遇到的第二轮第二个词是“陵肆”,刘子畅写作“凌肆”,何艾菲写作“灵肆”。就在场上亲友团和观众以为他们都写错,需要进入下一个词的比拼时,裁判却判定刘子畅正确,现场亲友团发出了置疑的声音。裁判随即给出解释,原来“凌”和“陵”在这里都表示欺凌的意思,在原文中的意思是相通的。这样,河南队的刘子畅险胜对手,晋级半决赛。

  第二轮河南队的唐晓乐和内蒙古队的胡景曦也上演了精彩对决。唐晓乐平参加汉听省赛时因错于“折戟沉沙”一词而险些铩羽而归,后在决赛中却一路高歌猛进闯入全国总决赛。胡景曦学过10年手风琴,在5000米长跑越野赛中拿过奖。两人上演了6个回合的比拼,遇到的词语或单字都具有较高的难度。“敝屣“、”内廉“、“嶅”、“瑿“、“惎”两人均写正确,但在遇到“谲诳”一词时,唐晓乐写错,而胡景曦却在最后一刻将“诳”字改对,从而成功拿到了晋级半决赛的入场券。

  第二轮最后上场是的重庆队的种子选手谭湘雨和内蒙古队的吕杨。两人经过两轮的比拼,最后吕杨不敌谭湘雨,遗憾离场。此役之后,河南队和内蒙古队各有2名队员晋级半决赛,分别是刘子畅和徐玮琦、胡景曦和盛宇凡。而重庆代表队虽然队员们也多有精彩表现,最后只剩下谭湘雨1人晋级。

  至此,2015年度汉字听写大会的9场复赛全部结束,更为紧张激烈的半决赛即将开战,来自上海、湖南、陕西、黑龙江、甘肃、香港、江苏、山西、宁夏、辽宁、天津、湖北、广西、河北、四川、澳门、山东、江西、安徽、河南、内蒙古、重庆、台湾代表队的48名队员将为争夺12张决赛门票而搏杀。

  陕西大胜,本场四个晋级名额占三席。四位晋级选手,从左到右,依次是:陈清格(西安爱知中学)、王旻钰(西安爱知中学)、曹蓉(陕西省宝鸡市陈仓区虢镇初级中学)、孙明中(西北师范大学第二附属中学)

  半决赛首场:陕甘大战17回合

  9月11日晚,2015《中国汉字听写大会》第一场半决赛在央视一套黄金时间开播,来自陕西、甘肃、上海、湖南、黑龙江、香港6支代表队的16名选手争夺4张决赛入场券,经过激烈的角逐,陕西队凭借实力斩获3个晋级名额,甘肃队有1人晋级,而陕西和甘肃队选手更在比赛第一轮就创造了17个回合大战的新纪录。

  进入半决赛,选手实力明显升级,多对选手一上场就紧紧撕咬在一起,赛况异常激烈。比赛第一轮,8对选手中有4组大战6个回合以上。比赛的第一个高潮出现在黑龙江队的邵天泽和陕西队的曹蓉之间,两人交手9个回合才决出胜负。俩人从“豆蔻年华、”“津筏”、“埘”、“嗛“、“衱”一直写到第6个词“澹荡”。邵天泽书写正确,而曹蓉则写出了“淡荡”这个异形词。就在观众以为曹蓉将要落败的时候,裁判却裁定曹蓉正确,并且解释说这是完全同义的异体写法。邵天泽和曹蓉继续比赛,在遇到“疵衅”一词,曹蓉开始写成了“疵信”,随即修改正确,引得她的亲友团一阵欢呼,连说“好悬啦!”

  比赛中邵天泽一直表现稳定,直到第9个词“怃然”,邵天泽写作“忤然”,惜败离场。赛后邵天泽表示,他历经9个回合的角逐,展示了自己的水平和实力,同时也展示了汉字之美,虽然不能在汉听的舞台上更进一步,但也并无遗憾。

  上半场最为激烈的比拼出现在陕西队的王婧芳与甘肃队的薛琛之间。两人不仅战满17轮,远超本届汉听交战回合12轮的纪录,这一场也是迄今为止最高水平的一战,难度2级词汇8个,超高难词5个,其中两人同对1个,同错4个。

  薛琛和王婧芳从“跻身”、“乖谬”、“阙疑”、“舛池”一直书写到“扃牖”,薛琛险些将“牖”字右边“甫”上的一横遗漏,但是在最后一刻,他突然醒悟,瞬间加上,成功过关。这个小差池惹得他的亲友团一位老师表示:“五味杂陈,又紧张又激动。”随着难度升级,两人正确书写了“髢(?)“、“”、“訾謷”、“雾穀”、“愦愦”等一系列字词,打得难解难分,不分伯仲。战至第15、16轮,两人同错,比赛还需继续进行,题库几乎要宣布告急!

  两人打到第17轮,题面是单字“醳”,意思是赏赐美酒,王婧芳写出了简化的“醳”,被裁判裁定为正确,而薛琛写作”酉益“,裁判裁定为错误,至此,两人才终于分出胜负。苦战对手的薛琛虽然表现了超强实力,却以失败告终,下场后在第三现场痛哭不已。

  在上半场的胶着战中,甘肃的孙明中和黑龙江的鄂明泽、湖南的禹佩佳和上海的吴倩霓也都奉献了精彩的对决。上半场结束后,进入第二轮比赛的是上海队的孙欣、徐琴舟,甘肃队的孙明中、湖南队的禹佩佳、陕西队的曹蓉、王婧芳、王旻钰、陈清格。

  半决赛第二轮 选手改字亲友团揪心

  半决赛进入第二轮,较于上半场的胶着,下半场选手的临场心理因素变动较大,从而加快了比赛进度。四组比赛中前两组都是2词决胜负,后两组战至4到5词,但整体难度均未突破难度1级词汇。

  首先上场的是上海队的孙欣和陕西队的曹蓉,俩人仅两词即定了输赢:孙欣将第二词“宕冥”写成“荡冥”,遗憾离场。

  陕西队王婧芳对阵甘肃的孙明中,在上半场表现出色的王婧芳遇到“疾痛惨恒”这个词时,一开始即写成“极痛惨恒”,并且很快提交,她的这一举动让在场的亲友团极其失望。而孙明中一开始书写正确,却又在中途戏剧性的改错,并且跟对手王婧芳犯的错误一样,都是将“疾”写作“极”。但是在最后关头,孙明中却又改回正确的字形,看得出来他并没有十足的把握。他的两次改动牵动着场下亲友团的心,而场上的孙明中自己倒是很淡定。因为王婧芳的失误,孙明中轻松胜出,拿到了晋级决赛的入场券。

  最后上场的陕西队陈清格和上海队的徐琴舟将争夺本场比赛晋级决赛的最后一场入场券。两人比赛了4个回合,从“辙乱旗靡”、“川渟岳峙”、“犴狱“一直写到“蔽芾”。此时,陈清格书写正确,而徐琴舟误将“蔽“写成“敝”,两个字意思相去甚远,徐琴舟落败出局。

  经过激烈的角逐,4个晋级决赛的名额被陕西代表队的3名同学和甘肃代表队的1名同学夺得,他们是陕西省西安爱知中学的陈清格、王旻钰、陕西省宝鸡市陈仓区虢镇初中的曹蓉,以及甘肃省西北师范大学第二附属中学孙明中。

相关新闻推荐

关注官方微信

2002-2020 广东莞荣轴承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