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透明的公益,就像咸鱼没有梦想

作者:admin    来源:互联网    发布时间:2020-06-12 20:10    浏览量:

5月23日,阿里公开了一份“抗疫财报”,把截至三月底,整个阿里经济体累计投入到抗疫中的近34亿元的开支明细公开了出来。

这虽然不是一份严格意义上的财报,但是这里面的信息密度其实一点都不低,并且对于大部分普通人而言,直接看财报其实是不够友好的。

而把每一笔钱具体花到了哪里也写出来,其实就相当于把内部大笔资金的流动情况全部暴露给了外界。

可能这些东西单个来说都不是秘密,但是主动搜集自己的情报,在本来可以不公开的前提下,发布这份财报,这种行为非常不商业。

因为很多事情就怕掰开了揉碎了再展开来讲,变成了白纸黑字的财报,就意味着只要想查,就随时可以查,而且没有了任何的操作空间。

但是即使是对那些毫无问题的企业来说,一般也就是把抗疫工作中的各种项目各种细节单个拿出来说,而不会统一公开。

就算是铜墙铁壁,也难免被人指指点点,就算对自己再有自信,把所有细节和盘托出的时候,就不担心遇到几个杠精,喷子吗?

这个时候其实其他企业想偷懒都不行了,最佳的策略就是马上也公开,而且越快越好。不然在公众的感知里,就是心虚的表现。

所以阿里这份财报,不光是自己坦荡,而且有可能间接扒下很多企业的底裤,让那些本来就应该接受公众监督的东西,不得不摆在阳光下晒一晒。

这个事情就和小米的MIU12把各家app暗搓搓搞用户隐私的事情公之于众一样,属于对消费者和社会有利,但是自绝于同行。

像我这样每年都要看两次财报,每次看几百份的硬核男人,可以说是阅遍天下各种型号尺寸的底裤,已经达到了眼中有裤,心中无裤的至高境界。

当然,即使是熟练如我,在看到某子岛最后一天交出的财报,并且公司高管还表示不能保证财报真实性的时候,仍然感觉到自己还是太嫩了。

其实做财报和看财报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博弈过程,在平时拿来掩饰和遮羞的所有话术,在财报上是统统不管用的,无论是结构性盈利还是战略性亏损,再牛叉的生造词,都会在直白的数字面前露出马脚。

所以为什么某子岛要在最后一天交财报,因为只要一天没被人看见底裤,外界就一天摸不清你的虚实。

因为很多时候,在财报做出来之前,这家公司的高管可能自己都没把握会不会暴露什么问题。

其余还有一些阿里旗下的产品,如钉钉,阿里健康,优酷,大麦等,这些多核心,多体系的生态,共同聚合成了整个阿里经济体。

在“阿里”这个名字下面,抗疫不仅仅是出钱,甚至不仅仅是出力,而是包括了经济支援、物资驰援,乃至由整个阿里经济体旗下的各种产品,负担起在特殊时期维持社会基础运转的责任。

问题是,对那些普通的互联网企业来说,负担起更多其他的责任,不但是要主动面临更多的困难,并且也会有更多的风险。

在更多时候,整个运输过程完全是黑箱状态的,即使是组织物资的企业本身,也不知道过程中发生了什么。

在疫情初期缺乏有效便捷的检测手段,只能拍ct让医生一张张看,但疑似感染者需要尽快完成检测,于是达摩院直接研发了一套AI诊断技术。

不光是这俩,支付宝甚至用上了区块链技术,用来追溯每一份抗疫物资的去向,在去中心化的信息记录面前连个口罩都丢不了。

所以从现实的角度来看,阿里之所以敢于把这份财报公开,也正是因为阿里的完备的结构,能够让它把整个抗疫流程都把握在自己手中。

这些年慈善这个词越来越不好听了,原本好好的做好事献爱心,被搞的都快约等于韭菜和智商税。

所以阿里把抗疫财报公开,让每一个普通人都能看到它把每一分钱花在了哪里,往小了说,是让大家感受到疫情援助的透明公开。

当然,阿里做这个事情,也不是完全的损己利人,因为阿里的利益和社会利益其实是一致的。

企业和社会成为利益共同体,只有在稳定、繁荣的社会环境下,这个企业才能正常发展生存。

无论是物流运输,还是电商,还是本地生活服务,阿里的几乎所有产品,都必须建立在一个和谐稳定的社会环境下。

作为一个为社会提供了大量基础服务的企业,某种意义上,阿里甚至已经不再是单纯的一个企业了。

相关新闻推荐

关注官方微信

2002-2020 广东莞荣轴承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