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学人:对话刘尚希

作者:admin    来源:互联网    发布时间:2020-12-07 22:36    浏览量:

  公共服务多就需付出更多税收

  税负是一个权衡的结果,从经济学的概念来讲,公共服务的一个价格,实际上需要更多的公共服务,就得需要付出更多的税收。

  房地产税前提在清理其他税费

  房地产税涉及到房产税、城镇土地使用税,耕地占用税、土地增值税等等,若干和土地相关的税种,意味着对现有相关税种和收费进行清理。

  特大城市现象需彻底改变

  城市太大了以后,会带来负面的作用,城市的功能反而会衰退,城市不是越大越好,所以要抑制城市进一步的扩张,特大城市的现象要彻底改变。

  公共服务多就需付出更多税收

  调整税负结构的目的就是税负更加公平,无论是企业之间的税负,还是居民之间的税负,让它变得更加公平,让老百姓感觉税负的分布更为合理,这样在调整税负结构的基础上,来保持整体的税负基本稳定。

  Q

  小编

  中国的财政税收还是相对比较高的,大家都在呼唤减税,在减税方面我们未来会有什么样的举措?

  A

  刘尚希

  我们现在谈到的一个问题,实际上就是所谓的宏观税负的问题,以前传人均税负过万的问题引起了社会各界广泛的关注,实际上通过税负也是人均财政收入的问题,这里面要考虑到我们需要向社会、老百姓提供多少公共服务。

  人均财政收入实际上就是你可以提供的人均的公共服务的一个基本衡量的指标,人均财政收入水平的高低揭露了人均公共服务水平的高低。从这个意义上讲,我们人均税负的高低取决于社会,你的人均公共服务水平的需求,如果说大家对这种公共服务的需求是在扩大的,很显然人均财政收入的水平要不断的提高,也就是说表现在人均税负上面也得要提高。

  你说一方面我要公共服务的水平要越来越好,人均税负的水平越来越低,这是不可能的,你要靠赤字、靠发债去做公共服务的提供,那会发生严重的财政危机,如果出现财政危机最后还是要落到每个人头上去,给大家、给社会带来风险的损失。所以这就是有一个权衡,简单地说高了、低了,轻了、重了,还是比较片面了,还是要从社会整体角度来考虑。

  [详细]

  特大城市现象需彻底改变

  有人说新型城镇化就是人的城镇化,人的城镇化就是体现在对你的服务便利性方面,人的自身发展机会方面,如果发展的机会都是一样的,获取这些公共服务的便利性都是一样的,那实际上你就是一体化了,那你就是一个新型的城镇化。

  Q

  小编

  现在很多人主张,要公共服务均等化,包括央企应该要迁出北京,到其他的城市,这样一种观点有没有可取之处?

  A

  刘尚希

  央企是不是迁出北京,实际上讲的是一个经济的概念,央企迁出,那其他很多的民企呢,在这里面恐怕不是简单的央企迁出的问题,你要问问为什么企业的总部要设在一线城市,为什么不去二线、三线、四线城市去?

  如果是在哪个地方都能获取相应的信息,我为什么把总部一定要设置到这么一个交通拥挤的大城市,这里面实际上反映了我们信息资源分布,包括信息的基础设施的建设,在二线、三线城市里面,还是说不太均衡。如果在这些方面获取信息的基础设施,分布比较的均衡,那在各地获取信息那大家都是一样的,不需要拥挤到大城市了,这种情况真的会改变。

  新型城市化包括两个方面的实现路径:一个方面就是异地城镇化,就是这种跨区域的人口流动;另外一方面就是就地的城镇化,中西部地区恐怕有更多的就地城镇化,新型城镇化应该更多体现在城乡一体化的理念当中,而不是说孤立的就城镇本身发展,孤立农村,这个是更加重要的,新型城镇化应当是一种网络化,城乡之间有差异,但是在这种基本公共服务的设施上面,在获取公共服务的便利性方面应该是差不多的,做到这一点也就是说你实现了新型城镇化。[详细]

  房地产税前提在清理其他税费

  我觉得房产税的扩围应该随着我们整个国家的经济发展水平的提高,人均收入水平的提高,大家支付能力水平的提高,而逐渐的扩大,很难一下子把它定位为普遍征收,我觉得现在还做不到。

  Q

  小编

  当前大家都在讨论,人大可能会讨论房产税的立法过程,您对房产税退出的过程和路径,有什么计划呢?房产税对我们的房地产是不是会带来一些影响呢?房产税对我们的房地产是不是会带来一些影响呢?

  A

  房产税是包括在房地产税里面的,你现在讲的房产税就是说从现在的政策对象从盈利性的房产扩展到非盈利性的房产,其实是一个扩围,但是扩展到什么样的程度,是立法里面需要考虑的程度,就是现阶段我们的房产税怎么定位,我个人的意见对房产税的定位,实际上定位为消费税,或者房产奢侈消费税,对于你有多套房、住豪宅的人你肯定要给他多征税,对普通的老百姓你暂时还不能说普遍开征,现在这个条件还不成熟,因为居民收入的增长,尽管说这些年比较加快了,但是整体居民收入占国民收入的比重还有待于进一步的提升。

  我们目前所处的发展阶段来看,我们的人均GDP水平还是一个增的阶段,老百姓的支付能力还是有限的,对于大多数老百姓来说,我们所有的结构还是一个倒金字塔型,还没有形成一个“橄榄型”,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很多老百姓不具备这种支付的能力,所以对刚刚拥有房产的普通老百姓普遍征收房产税可能会带来社会压力比较大,弄不好的话还会激化社会矛盾。

  [详细]

相关新闻推荐

关注官方微信

2002-2020 广东莞荣轴承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